明九

在所有人事已非的景色里,我最喜欢你。

狄芳 · 岁岁年年

        小白一枚,玩了半年至今不知道LOFTER到底是什么规矩,因为太喜欢狄芳这一对cp还是忍不住手痒写了篇表面看上去很像刀子的糖,有什么不足希望可以指出来,谢谢。

       食用愉快。

狄芳·岁岁年年
       狄仁杰将喜帖递过来时,个子小小的密探正趴在桌子上擦拭他的飞镖,一不留神手指被割了条口子,有鲜血汩汩冒出。
       李元芳沉默地低着头,用另一只手扯了块衣角按住伤口,对面前的大红色硬笺视若无睹。
       不苟言笑的治安官叹了口气,站起身想揉揉密探软软的头发,却被一偏头躲了过去,白皙修长的手僵在半空,又缓缓垂落。
       狄仁杰转身离开:“元芳,五日后的喜宴,务必到场,”顿了顿,又道,“喜帖记得看。”
       屋里的光线不是很好,红衣少年的脸隐在阴翳中,模模糊糊有什么自额发下一滴滴滚落。

       这几日里狄仁杰再没和他的属下说过一句话。平日里形影不离的两个人突然间冷漠得像陌生人,工作也是各干各的。某次狄仁杰大清早从公案上抬起眼,刚好看见红色的背影独自出门进行日巡。
       他转头看看东边的天空,只一轮红日隐隐露出一条绛色的线,在云雾缭绕中看不真切。

       李元芳很清楚自己在想些什么。从他把红柬推过来之前,从他为自己买一串糖葫芦之前,从他似笑非笑地看向树上之前,从他在月光下一笔一划地刻着某个名字之前。
       一些种子不可抑制地洒在心上,生根发芽,开出大朵大朵灿烂的花,却连稍稍扯动一下都会钻心地疼。
       自己想要成为的,可远远不是长安城里的小密探啊。
       只可惜有些话一旦说出口就无法挽回,他一直在等一个合适的时机,一个能痛痛快快说出口的时机。有时候看着某个人眼底溺人的温柔,他差点就以为梦想成真。结果到底还是落了空。
       那张红柬终究不敢打开,尽管他的确想知道到底是谁能牵到他的手。但最终那张硬硬的印花卡片还是被丢进了火盆里,燃烧得只剩下黑乎乎的余烬。
       喜宴的前一天
       李元芳一如既往地买了串红艳艳的糖葫芦,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边走边吃。时间过得很慢,直到竹签上剩余的糖稀融化在他手心又再次凝固,黄昏才姗姗来临。
       他把手里黏糊糊的竹签扔掉,踩着长长的影子开始往回走,来到护城河边时他不自觉地停下脚步。斑斓的晚霞绸带一般铺在波光粼粼的水面,漾出温软缱绻的意味。
       身后某个声音陡然响起:“怎么不走了?”
       红衣密探抖了抖毛绒绒的大耳朵,单薄的小身板刹那绷得笔直。他回过头,鎏金色的瞳仁里蓄满了泪水。狄仁杰一怔。
       “元芳?”
       李元芳低头迅速抹了把眼睛,急忙应道,“属下在。”
       治安官大步走上前,伸出手将小个子揽进怀里,感受到他微微一颤,却没有抗拒。
       就这么安安静静地抱了一阵子,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天色已经很晚,街上的灯一盏一盏亮起。不时有行人从他们身边走过,认出这是长安城的父母官和他的助手,好奇地观望着或和同伴耳语几句。
       李元芳终于忍不住出声:“……大人。”
       “嗯?”
       “我……腿麻了……”
       狄仁杰轻笑了一声,那笑声烧得小耗子脸上滚烫:“回府吧。”
       “……是。”
       一路无话。狄仁杰走得不疾不徐,看着自家密探腿短跟不上还会停下来等一会儿。经过某个小贩时他又停了下来,想心思想得出神的李元芳一头撞上他清瘦的腰侧。
       “好好看路,别走神。”那人清朗的声线又在头顶响起,李元芳想自己的脸一定红得像个番茄。还好这是晚上。
       一串糖葫芦被送到自己嘴边。他回过神,对上狄仁杰含笑的眼神。这张脸笑起来真要命,他想。
       然后糊里糊涂地,他就咬了下去。狄仁杰笑得更深了。
       就着他的手把糖葫芦吃完,嘴里还残留着腻腻的甜香。李元芳歪头很认真地看向自己的顶头上司,那个总是克扣他工资,然后用一根糖葫芦抵账的,严肃正经却又温和体贴的,他喜欢的,狄仁杰。
       对方也在看着他,然后俯下身来。
       毫无预兆的一个吻,轻柔得像白鹭的翅膀掠过湖面,一触即分。
       密探傻愣愣地摸了摸自己的嘴唇,眼泪又掉了下来。
       治安官大人脸上满是无奈,他蹲下身仔仔细细地替他擦去颊边的泪水,“怎么这么爱哭。”
       李元芳突然打掉他的手,“大人您将是有家室的人了,还是注意一下自己的言行为好。属下先走了。”
       说罢就要转身离开,手腕却蓦地被人抓住。
       “我猜得果真没错,那喜帖你肯定没看是不是?”
       密探仰着脸看他,一脸茫然。
       狄仁杰按了按额角,“元芳你是真傻还是假傻,本官心悦你这么久,竟是丝毫未曾察觉?”
       脑中有烟花轰地一声炸开,李元芳呆住了。
       他说他喜欢自己。
       狄仁杰揉揉他垂在头发两侧的耳朵,“元芳,你可愿与我一同度过这接下来的半生岁月?”
       四周人声嘈杂,却如同万籁俱寂。
       李元芳咬着嘴唇用力点点头,对他绽出一个大大的笑来,声音里却带着哭腔。
       “好。”
       漆黑的夜空中一轮明月高悬,璀璨的灯火将天际映亮,泛出盈盈的光彩。市集喧闹,人来人往,踏碎一地交错斑驳的光与影。
       这是我们的长安城。
       岁岁年年,一世长安。

评论(10)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