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辞

朝阳不迟

经 年

精神病发作产物。我爱狄芳。圈冷来暖。                      
       那个年轻人不擅长交际。
       狄仁杰很冷静地看着栗色头发的男孩子忙前忙后一杯接一杯地斟酒,偶尔有同事推过来满满的一杯,也是毫不犹豫地一饮而尽,丝毫不懂得生意场上的圆滑与周旋。
       他饶有兴致地放下了手中未点燃的香烟,就那么看着那边。
       年轻人注意到他的视线,咧嘴笑了笑,露出一颗尖尖的小虎牙,稚气的脸上满是不谙世事的率真与对工作一往无前的热情。
       他突然就很烦躁。
       就在年轻人被身边的女同事拽过去敬酒的时候,他出声了。
       “等一下。”
       所有的下属都惶惑不安地看向这边,毕恭毕敬道:“狄总。”
       毕竟单子签下来之后的庆功宴,是他点头同意才得以开办的。
       他淡淡扫了一眼人群,目光定格在某处,“实习生不要喝太多酒。”
       那个年轻人脸上有一闪而逝的讶异,“可是……”
       他的话没有说完就被打断了:“工作看的是能力,不是酒品。”
       狄仁杰说完就离开了,留下一帮下属大眼瞪小眼。
       年轻人很安静地放下酒杯,“你们玩。”
       一个女同事醉意朦胧地去扯他的袖子:“大家一起嘛,一个人多没意思……”她伸出手去抓,却抓了个空。
       她揉了揉眼睛,哪里还有年轻人的影子。

       狄仁杰碰到那个人是在闹哄哄的人才市场。各种大的小的胖的瘦的高的矮的或稚嫩或老成的“人才”争先恐后把自己的简历投过来,人头攒动。狄仁杰疲惫地按了按额角。
       所谓的人才,其实跟菜市场批量出售的廉价猪肉也没什么本质区别,他想。
       然后他看见一个身影站在远处朝他挥手,是个年纪不大的少年,看样子像是个高中生,扯着嗓子喊:“狄仁杰!”
       他像是如逢大赦一般丢下了手中成堆的资料,全然不顾身后李白哀怨的眼神,径自走到那人身前,“你好,请问你是……?”
       年轻人笑得开朗,牙齿很白。他晃了晃手里的简历,对他的问题置若罔闻,“我可以去你们公司吗?”
       狄仁杰这才注意到他的白衬衫和歪歪扭扭的领带,有一种被欺骗感情的不满,“请按流程递交简历。事关公司利益,我个人无法对您有实质性的帮助。”
       年轻人很困惑地看他,“你不记得我了?”
       他转身就走:“知道我叫狄仁杰的不止一个两个。”
       走出很远,装作不经意的回过头看了一眼。年轻人还站在原地,阳光太刺眼,看不清他的表情。

       “怎么样,今年的新员工实习名单确定了吗?”狄仁杰一手端着咖啡一手拉开转椅坐下。
       李白撇撇嘴,将手里厚厚的一沓摔在桌子上,“基本上定下来了,但是上头几个老东西非要插进去几个关系户。关系户就算了,一个个烂泥扶不上墙,还想着占下一代的位置!几个蛮不错的小青年都被挤下去了,剩下的全部都是精挑细选连面试都已经通过了的拔尖儿的,人才!”他装模作样地摇头,“可惜啊可惜,几颗老鼠屎,坏了一锅汤。”
       狄仁杰摆摆手,“真正有能力的人,是不会受外界环境影响的。”说到这里又顿了顿,“下次这种像菜市场一样的招聘会别拉着我,我可是你上司。”
       “得了吧就你那点儿德行我还不清楚,不就是嫌吵嫌乱吗。整天呆在办公室里,应该多出去呼吸新鲜空气……”
       狄仁杰毫不留情地戳穿他,“我办公室的空气要比那里干净许多。你也不是毛头小伙子了,该收敛一点了。”
       李白笑嘻嘻地看他,“老室友了,我连你内裤什么牌子都知道,计较这点儿干什么。忘了说,你那死洁癖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治好?”
       狄仁杰不理会他,“名单给我看看。”
       “是是是狄总。”李白随手把那叠文件最下面的一张抽了出来,还特意点了点最上面的一栏。
       “这个小伙子你可得把紧了,A大的高材生,上次那啥知识技能全国大赛的一等奖,笔试面试都是第一名,重点是人还长得俊。”
       他低头看了看那并不起眼的灰白色表格纸上干巴巴的一行字,李元芳,男,汉族,学历本科。
       他又向下粗略地看了看,不乏博士硕士研究生,一张表格,满满当当。
       他不明白李白为什么非要指着那个名字笑得很诡异,也许是因为人家“长得俊”?又不是黄花大闺女,荡漾个毛线。
       想到这里,狄仁杰很鄙视地看了一眼笑得贱兮兮的李白,放下文件走了。
       李某人莫名其妙地抓了抓自己的头发,是因为自己好几天没洗头的缘故吗?哎呀不管啦,老狄开心就好咯。

       狄仁杰再次见到那个年轻人是在自己的办公室里。
       眉目清秀温和的男孩子低着头将手中的文件递到他面前,规规矩矩道,“狄总。”
       狄仁杰没去接,反而撑着手上上下下打量了他好几遍,才接过文件道:“面试过了?”
       年轻人似是没料到他会问这个,条件反射一般咧嘴笑了,“嗯,过了。”
       狄仁杰低下头开始整理资料,“好好干。”
       像是下雨后的太阳一样,年轻人的眼睛里盛满了亮晶晶的露珠和彩虹的光彩。
       “嗯。”他应道。
       沉默了好一会儿,他正准备离开,却被狄仁杰叫住了。
       “抱歉,我是真的不记得你是谁了。”
       小青年干巴巴地又冲他笑,声音却低了下去,“没关系的,毕竟你现在……很好。我知道的。”
       狄仁杰静静的看着他,突然道,“李元芳。”
       年轻人一怔,眼里又开始有小星星在闪。
       “你……记起来了?”他像是小心翼翼的试探,又像是突如其来的惊喜。
       “没有。”狄仁杰回答得干脆利落,而后笑了,“没想到你是李白说的那个高材生。”
       李元芳挠了挠头发,“我也没想到你是这家公司的高管。”
       狄仁杰站起身走到他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不管怎么样,好好干。”
       “嗯。”李元芳把他的回答也重复了一遍。“我会的。”
       然后他走出了办公室,没有回头。

       之后的工作,李元芳很拼。
       狄仁杰有天晚上11点多去热水间接了杯咖啡,回来鬼使神差的绕路去了那些小年轻工作的隔间。
       灯还亮着。复印机嗡嗡地响。
       他侧着头看李元芳一个人守在复印机旁边理那些源源不断吐出来的白色的纸张。一张又一张。
       他看了一会儿,走了。
       然后是那场庆功宴。李元芳其实酒量还可以,但毕竟是刚毕业的小伙子,架不住一帮老油条的海灌,清隽的脸醉成酡红,却还在憨憨地笑。
       狄仁杰离开以后坐在办公室里抽了一宿的烟。一想到那张宛如十七八岁祖国花朵一般的年轻面容,他就觉得很烦。恼怒,愧疚,甚至还有恨铁不成钢。
       他半夜打电话给李白:“你说我怎么越老越不懂得控制情绪呢?”
       电话那头打了个哈欠,“这就是你大半夜吵醒我的理由?行了行了别老想些有的没的,滚去睡觉吧,别吵老子。”
       他默了片刻,“你知道李元芳是谁吗?”
       “卧槽你真不记得啦?”李白的声音顿时像打了鸡血,“亏人家为了你屁颠屁颠跑到我们公司来。”
       “说人话。”
       李白“啧”了一声道:“高中时候那个学生会的学弟你还记得不?就是他。整天粘你后边一口一个狄学长,你这倒好,转眼就把人家忘了。”
       狄仁杰想了想,好想还真有这么一个人。
       李白又意味不明地笑了几声,“人家可喜欢你呢。你生病了还给你送过水果。”
       狄仁杰突然就有点姑娘家的不好意思,啪地就把电话挂了。
       李白呆滞地听着耳边的嘟嘟声,抓了一把乱七八糟的头发。
       “又抽的什么风?”
       
       第二天早上,狄仁杰一手揉着太阳穴走出门的时候,一眼就看见了角落里的纸袋。
       两个还温热的三明治,一瓶牛奶。
       狄仁杰摇头笑了笑,还牛奶呢这小子。
       他转去了员工办公区,李元芳正趴在白色的电脑桌上睡着,眼睛闭着的样子像个小孩。
       他将牛奶轻轻放在桌上,想了一会儿,把自己的西装脱下来盖在单纯的小朋友身上了。
 
       叩叩叩。
       “进来。”狄仁杰头也没抬。
       “狄总。”李元芳在他面前总显得很拘谨。
       “您的……衣服。”
       “放那儿吧。”狄仁杰一边应着一边停下了手中的报告。
       “这些天,你的工作完成得很好。”
       “分内之事。”李元芳很安静地站着。
       “以后这种场合,不能喝就不要喝。”
       李元芳很诧异地看他。
       “我不明白你为什么如此拼命工作,你有热情是好事,但什么都比不上身体健康来得重要。”
        “你的能力很出色,但思维却太过单纯,典型的初生牛犊的通病。”
        李元芳低着头一言不发。
        狄仁杰叹了口气,“不过我不相信初入社会的热情能让你如此重视这份薪水并不高的工作。”
        “所以你可以告诉我原因吗?”
        “元芳。”
        李元芳猛的抬头。
        这两个字脱口而出得如此熟稔而自然,像隔了多年的记忆排山倒海而来。
        李元芳眼神清澈地直视着他,“学长,我喜欢你。”
        “从很多年前就是。”
        “我不想让你看不起我。”
        “我那天并不是想借着你的关系找到一份工作。”
        “只是因为这里有你,仅此而已。”
        狄仁杰感觉有什么东西被打翻了,温柔甜暖的液体溢得到处都是。他看着李元芳眼中自己的倒影,刻在那人执着的眼神中。
        他突然笑了。
        “那么,牛奶就留给自己吧。”
        李元芳也笑,尖尖的小虎牙很有朝气。
        “好。”
        一切都应该这样理所当然,像多年前洋洋洒洒的阳光,毫无保留地铺展在他们身上。走散了,没关系。
        时间倒转,重新开始。
        他们不介意。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