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九

在所有人事已非的景色里,我最喜欢你。

【狄芳】把盏

         懒癌犯了本想坐等吃粮……算了还是割点大腿肉吧,牺牲小成就大嘛我。
         字数不够描写来凑,嘻嘻。
         日常欧欧西,无脑小甜饼。如有欠缺欢迎指出。
         以及一个其实早有图谋的狄大人。
         食用愉快。

[把盏]
       今年的冬天格外漫长。
       李元芳趴在桌子上缩了缩脖子,正在批阅公文的狄仁杰诧异地抬起头来:“冷?”屋里燃着炭火啊。
       密探把脸埋进红色的围巾里:“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最近特别怕冷……或许是因为魔种的冬蛰期吧。”
       狄仁杰叹了口气,起身去拿了条毛毯盖在他身上,又用手掖了掖。
       “狄大人你不冷吗?”李元芳整个人都窝在软毛里,只露出两只圆溜溜的眼睛,“今天晚上可能要下雪呢。”
       狄仁杰知道他想说什么,心下无奈,“飘落不冷,你的任务已经完成了,困的话就先去睡吧。”
       李元芳扁了扁嘴,把脑袋摇得像个波浪鼓,大耳朵上的金铃响个不停,“不。”
       治安官的嘴角在不经意间扬起。
       “随你。”

       狄仁杰再度抬起头来时,小个子的密探已经蜷在毛毯子里睡熟了。
       他侧脸看向窗外,漆黑的夜幕,大片大片鹅绒似的雪花纷飞飘落,隔着薄薄的玻璃直挠得人心痒。
       李元芳醒来的时候,忍不住又在心里狠狠唾弃自己。
       怎么就睡着了呢!没出息!
       揉着惺忪睡眼看见窗边负手而立的狄仁杰,抿了抿嘴压下那一丝隐秘的欢喜:“狄大人你还没睡?”
       年轻的治安官闻声转过身来抚了抚他蓬松的额发,“嗯。外面下雪了。”
       李元芳沉默了一会儿,还是出声说道,“大人劳累了,快些去休息吧。”
       骨节分明的手指在他鬓角一停,像一只振翅欲飞的蝴蝶,“不急。”
       清朗的声音一顿,“元芳,去温壶酒来吧。”
       “大人劳累许久……不宜饮酒……”
       狄仁杰只浅浅勾起嘴角,“无妨。”
       李元芳咬咬嘴唇,“好。”

      “入口活络,后味清淡……是新酿的梨花雪?”
       李元芳恭恭敬敬地替他将酒杯斟满,内心有些许忐忑,“回大人,是。”
       狄仁杰反倒笑了,抬手揉了揉密探柔软的发顶,“怎么学得和朝中那些臣子一样老气横秋的,随意点,我又不是什么洪水猛兽。”
       李元芳抬起头直视着他,微红的脸颊,衬得那双眼睛格外明澈。
       狄仁杰的心跳猛的漏掉了一拍。
       “大人为什么这么晚了还不休息?”李元芳指了指窗外墨一样浓黑的夜色。“而且大人很少喝酒……”
       “是遇到什么难题了吗?”
       似是没有料到他会问这个问题,狄仁杰有些微的愣神,像一颗石子投进池塘漾开一片水花,但很快就归于平静。
       “没有。”
       “那大人是为何……”
       狄仁杰突然生出些莫名其妙的烦躁,“什么也没有。”
       李元芳瞅瞅他冷冰冰的神色,识趣地低下头没有再问。一杯斟满的酒却被推过来,泛着莹润的光。
       执着紫陶杯的手生得极其好看,手指修长,指甲光洁。“陪我喝一杯吧,元芳。”
       李元芳诧异地扬眉,“大人你平日里是从不让我喝酒的。”
       狄仁杰只觉得头疼,“这是今年的新醅,今天也不是平时,允你破个例。”
       小密探乖乖接过,一口饮尽,少年人白皙的脸庞火一样燎上醉人的酡红。
       “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狄仁杰看着对面低着头的下属,慢悠悠端起酒杯浅啜了一口,将糊里糊涂的小家伙捞到自己怀里。
        醉酒的李元芳有点大舌头:“狄大,大人……”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他望了眼窗外愈下愈大的风雪,俯身将唇印在怀中喋喋不休的少年额头。
        李元芳还在口齿不清地咕哝:“大人在……在说什么,不懂,不懂……”
        狄仁杰微微笑着将他揽得更紧了些,垂头在他耳边低语。
        “我说,我喜欢你。”

       【狄仁杰:计划通(*¯︶¯*)】

评论(3)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