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辞

朝阳不迟

【狄芳】天光未曙

       自己写的刀子,哭着也要吞下去。
       各位小天使不要打我,毕竟我这么纯良可爱。(话说也是有糖的)
       人物巨型欧欧西,食用需谨慎。
       如果这些都能接受,那么请不要大意地向下吧。

【狄芳】天光未曙
       狄仁杰犹记得初次见到他手下密探的那个晚上。
       小小的个子,微微颤抖的身体,还有那对警觉地竖立着的,毛茸茸的耳朵。明明长着一张天真可爱的娃娃脸,却非要毫无底气地说出软趴趴没有一点力度的威胁话语。
       他有点好笑,却仍是强压下不住上扬的嘴角,只微微抿着唇:“你叫什么?”
       红衣的小个子魔种撑着一脸摇摇欲坠的大义凛然,发颤的声线却完全不像那么回事,“元……元芳……”
       他突然就起了作弄的心思。
      “知道秘密太多,会付出代价哟……”
      “元芳……你怎么看?”
       不出意料地捕捉到少年眼里无法抑制的惊慌。抬眼看见银杏叶间漏下的细碎光影,想来应是明月皎皎,春夜静美。
       垂眸细细思量,计上心来。
       然后顺理成章地,李元芳被拐进了大理寺。

       其实密探的工作并不容易。
       撇去其危险程度不谈,单就侦查任务一项,足以累得人吐血。
       好在李元芳是魔种,体能比一般少年自然要强上不少,再复杂繁冗的工作,也咬着牙坚持了下来。
       狄仁杰看在眼里,没说什么,只是面对他时,言语脸色不自觉地就放软了下来。
       然后在李元芳一连吃掉了五串糖葫芦之后依然用水灵灵亮闪闪的眼睛瞅着他时,才知道得寸进尺这个词的用法。
       他闭着眼不去看眼前人期待的神色,“扣工资。”
      
       李元芳觉得很委屈。
       最近几天明明工作完成得很好,可月薪总是会被莫名其妙地扣掉不少。
       狄仁杰看着一脸郁闷不停扒拉着算盘的小密探,默默地想,如果不给随意卖萌的元芳一个教训,就显得自己徇私枉法,不能彰显自己的浩然正气,不好,不好。
       李元芳知道之以后抽搐着嘴角告诉他,自己并没有卖萌,是他想太多了的时候,狄仁杰板着脸直接扣除了他两个月的薪水。
       口是心非和恼羞成怒的含义,李元芳觉得自己再清楚不过了。
       这是多么痛彻心扉的领悟啊。

       狄仁杰一直觉得很奇怪的一件事是李元芳明明身为习惯黑暗的魔种,却出奇地喜欢早晨的阳光。
       每次夜巡回来,密探总是拖着沾满露水的疲惫的身体,爬上屋顶去等待黎明的到来。
       狄仁杰觉得他可能脑子有毛病。
       有一天治安官没忍住跟着上了屋顶。当他极为费力地攀上屋檐时,看见了李元芳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
       他正直而又严肃地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挨着自己的下属坐下来,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
       他们一起看着太阳一点点从山头升起,照亮了整个长安。
       绯红的朝霞布满天空时,密探终于忍不住,头一歪倒在了狄仁杰怀里。
       年轻的治安官骨节分明的手指轻颤着抚上怀中人眼下淡淡的乌青,神色在刹那间染上自己从未有过的,清淡的温柔。
       他想,或许他也病了。

       傍晚来得很快,一如叛军一般来势汹汹,让人措手不及。
       武帝的意思是能拖多久拖多久,等到王军赶到,再一网打尽。只可惜带的兵力实在不足以支撑太长时间,狄仁杰看了看周围逐渐迫近的敌人和身边大口喘气的密探,神色暗了暗。
       双方有短暂的沉默。
       治安官苦笑着想,或许从他成为女帝的得力助手开始,就已经导致了错误的必然后果。还未理清脑海里混沌的思绪,手中的令牌已然脱手。
       自然是敌不过。
       感觉到箭矢飞速掠过身侧带起的凌厉的风,心里却是枯潭一样沉寂。
       只是元芳,对不住了。
       我终究没能给你一个安稳的容身之所。
       狄仁杰闭了闭眼,不再去抵挡那些雨一般罩下的刀光剑影,甩出几道逮捕令后反手将身旁属下推出缺口。他回头看见密探惊痛的神情在条件反射的刃遁逃生后显得尤为清晰。
      我相信你的本能,元芳。
      我没有相信你,子实。
      无数利箭在刹那间穿透褐色的官服,浸出重重叠叠的暗红。狄仁杰却是舒了一口气。
      下一刻,大飞镖已卷入人群,刮起尘雾弥漫。李元芳踩着飞镖的划痕扑进他怀里,眼中的泪滴到他手背上,烫得灼人。
      他没再说什么,只将小小的密探死死环住,将自己可悲的念想护在最安全的角落。
       李元芳猜到他要做什么,拼了命地挣扎,“大人!……大人!……”却因力道悬殊而动弹不得。
      风声猎猎, 头顶只传来一声声沉重的喘息。

      武则天率领军队赶到将敌军一举击溃时,狄仁杰已浑身是血。
      英姿飒爽的女帝想要下马,被侍从无声拦住。夜晚悄无声息地降临,天空中繁星闪烁。
      李元芳只觉得自己的眼睛已经麻木,流泪便不受控制。神思恍惚间听到那人吃力地唤着自己的名字“元芳,元芳。”他便执起那人的手贴在心口,柔声回道,“大人,我在。”
      狄仁杰咳了一声,头发软软地垂下来,“其实……你……不必……”
      李元芳的手一紧,“怀英。”
     “咳……天……是不是……亮了……”
      李元芳没有抬头。
      “嗯,亮了。”

评论(2)

热度(32)